一切都取决于你。

拿猫猫挡一下,这东西要什么名字,瞎写瞎看么么哒

圈名单字一个玖,意为像玉的石头。如果我生来并非优异者,那么请勿剥夺我以鱼目之躯混淆视听将自己当作珍珠的权利。意思应该很清楚,不管你们觉得我是好是坏文笔如何,我个人一点都不觉得自己有多差,相反我还自我感觉良好。

目前只产凹凸相关,也许会摸点原创。暂时还没有哪个作品能让我跳圈,当然了这里面也有我懒得补番的缘故。

过激嘉吹,过激嘉左,吃嘉all,什么都有可能写,最喜欢的是嘉瑞,然后嘉狐>嘉金>嘉德=嘉祖>嘉雷>嘉安≥其他。差不多这个顺序,其他的都差不多。
是个帕厨,吃帕左,对帕洛斯有一种除了大赛前二以外他都能压一压的迷之信心。最喜欢的是帕佩,然后帕卡,帕雷帕。帕安帕艾帕金,其余无差。

差不多是嘉帕为中心,不排除写bg和不含嘉帕cp的因素。最后再提一嘴,混乱邪恶,什么都有可能吃。OK,我bb完了,慎fo.

头像和背景来自句号号的嘉瑞

【帕卡帕】我曾经路过雷王星

呼…赶上了赶上了……质量不好不敢艾特了×
那个…看得到的话,ann!生日快乐!

——————————————————

       
           -我曾经路过雷王星。

那是多大的时候来着?七八岁?还是九岁?记不太清了,幼年丧母后就愈发的不受待见,嘛,这也难怪,原本就是家主一夜情生下的小杂种,好在还有个家主儿子的身份,自幼被教导着生命第一修得身八面玲珑的本事倒也活得下去。
不过六岁那会,似乎是吧,父亲…哦不,家主大人的嫡子上位就愈发受唾弃,干脆被扫地出门,凭着张随了母亲的精致面孔,从小磨练出来抹了蜜似的一张嘴倒也活得自在。
乞讨不是什么好活路。这点我比谁都清楚,我面上一副虔诚模样的双手合十向一个个施舍与我的大人鞠躬,说些个漂亮好听的句子就哄得那群人心花怒放。
真笨。
我掀唇嗤笑着,偏生被那些个人认为可爱至极,数不清地手掌从发顶上抚过,我佯作可爱的缩缩脖子蹭蹭,在心里暗暗唾弃着真不愧是除了活着什么都不需要的帕洛斯。

噢噢,我说到哪了?我说,我曾经路过雷王星。我眯起眼笑着像是才想起来要讲的事情一样。

那时候我刚被上一个星球驱逐,主家的势力大得很,那位又怎么会允许这堪称耻辱的“弟弟”舒舒坦坦地活着。
我挤进一艘货艇的储物仓里,可怜巴巴地祈求着他们把我带走,随便哪里都好,随便扔在个星球就好,我不想死,我得离开这地方,越远越好。
记忆里比这低声下气的次数并不少,可那又是我头一次这样的恳求着,“求您了,求求您,别赶我走,我,我什么都能干,做什么都行 求您了带我离开这地方,要不,我,我会死的……”
好在这货艇的头儿是个有家室的男人,家里同样有个和我差不多大小的儿子,见我这副模样终究还是生了恻隐之心,倒也顾不得主家的悬赏私下将我藏了进来。

这是雷王星。那群人趁着船长不注意扔下我,我倒不恨他们,若是没这一遭一直跟着他们到底是逃不过以后都要寄人篱下的命运了。
雷王星,雷王星。这儿的人一个个都是豪爽得很,还真就像是雷一样得横冲直撞头脑简单。我可怜兮兮地讲述着自己的曾经,添油加醋地诉说着主家对我有多么地残忍,船队是怎样地无情撇下了当时无意患了重感冒的我。
活下来。
我终于还是撇开了曾经信誓旦旦地承诺着绝不说谎,啊啦啦…先活下来再考虑美德吧~

坦白说这地方民风淳朴人人还真是善良得很,我白天哭诉着命运的悲惨,卖着一份份的报纸然后得到比卖报多得多的怜悯赏钱。我夜里痛快地放纵着吃喝玩乐,当然啦,只是个小孩子能干什么~?
我摊开手向面前的人解释着,那张冰块脸上带着散不掉的阴沉,闻言方缓和了些许。我撇撇嘴,这人真是,这么多年了还是一副一点不可爱的模样。

有一回啊,
有一回,我在夜里撞见个小孩,比我还小两岁的样子,瘦瘦弱弱的,被几个大孩子包围着拳打脚踢。啊我阿…我当然没去帮忙,那可是十几岁的大孩子,当时还不到十岁的我还信仰着活着就是一切,怎么可能把置身于危险,我记着那时候我耸耸肩膀,转身进了家商店,买了颗棒棒糖然后欢欣鼓舞地给了老板娘一个比糖还甜的笑,活生生一个终于能凭着自己劳动吃到糖果的小孩子。
我出来之后那些个大孩子已经走了,我把糖果握在手里露出根小棍儿,小心翼翼地剥开塞进嘴里。甜滋滋的,像儿时母亲偷偷给喝过的糯米粥。橙子的甜香味儿充斥着整个口腔,红色的小棍儿被叼在嘴里瞧上去大概俏皮得很。
我凑过去用手戳了戳地上趴着的那个人,嘴里的味道甜腻腻的,让我有种自己是泡在蜜罐子里长大的小孩的错觉。
那人睁开眼睛来看我,那是双深蓝色的眼睛,像…像大海一样。或许是因为那时还是个小孩子吧,不过,倒也不清楚这时候再看见会如何,我沉醉在那双眼睛里直直地呆愣了两秒,然后鬼使神差地捏着糖棍儿把那颗糖果塞进他嘴里,清楚地记得那时候我耳根发烫,心脏也扑通扑通地极速跳动,我当时不知道,这会想想,大概这就是一见钟情吧。

后来啊,后来他怎么样我无从得知,那一晚结束后我继续着我的工作,有一回无意地顺走了一个钱包,这办法可比先前快得多了,可到底是稚嫩了些没几次就被人逮到当街打个半死。
主城是待不下去了,我逃跑着到了个偏僻小镇里,不更名不改姓的继续着骗术的修炼,当然,那时候我可不清楚自己在做什么。

我很快就离开那里了,这个我记得,离开的时候,我十二岁。那次之后再也没在雷王星上见过拥有那双深蓝色眼睛的男孩。

【嘉雷】说好的温软皇子妃呢?

大把私设,到底私设了什么…我也不知道,反正私设就对了
日常ooc系列
ABO设定,Omega嘉×Alpha雷
@东京句兔 【眼神暗示:夸我!(森莫)】

“他?”雷狮挑了挑眼角,倚靠在座位上双脚都踩不到地面的金毛小鬼看上去倒是真有几分可爱,浑身都是金灿灿的耀眼得像这个人也闪着光,亮金色的发丝,亮金色的眉眼,亮金色的服饰以及,这人亮金色的气质。
雷狮为自己的想法惊了惊,怎么会这么想,虽说那人瞧上去霸气得很,可这突然冒出的想法评价也太高了。
【这是圣空星的嘉德罗斯。】身侧的侍者小声在耳边提醒,这名字倒一点不耳生,曾只身灭了差不点儿半个星系的人物,在一众勉强称得上优秀的Alpha信息素中穿梭自如面不改色接着掀翻了数个城池的变态家伙。
真有意思。
雷狮唇角止不住地上扬,暗紫色的眸中充斥着满当当地兴趣,挑衅,以及征服欲望。这是像他这样的强大的Alpha与生俱来地,对于优秀的Omega的征服欲望。
“你,报上名来。”清朗稚嫩的声线以着嚣张的语调在雷狮耳边炸起,抬眸看过去,小家伙金色的眸子里布满了战斗欲望。
“你就是那个号称Omega也能强于Alpha的嘉德罗斯啊。”尾音上挑,紫眸微弯,“砸场子砸到我这儿来连功课都不做吗?”雷狮啧啧两声走到那人旁边抬手去揉那头金灿灿的发丝,还不等碰上“啪”地一声响起,“我可不是来砸场子的。”
雷狮看向那人,他两条腿还在半空中晃悠着,左手举到自己眼底下紧盯着搓在一起的拇指和食指指肚,语调轻快地解释出声,坦白说,这小孩儿声音真好听。“那个老头,叫我来和亲。”雷狮瞳孔缩了缩,接着听见那人继续说道,“和雷王星的三皇子。”
嘉德罗斯抬眼看向他,扯了扯唇角复又继续道,“据说是个很优秀的Alpha。”
他的心情无缘由地好了不少,分明是听过无数次的赞词,没有半点特殊。“所以?”声线里都藏着藏不住的喜悦,接着生生被突然钻进耳中的“嗤…”的一声打断,“所以,一句话,嫁不嫁?”
……雷狮僵硬地转了转脖子,看见身后那群侍者眼睛瞪大嘴巴微张的样子放弃了询问的想法,眉毛抽动着看向满面傲色丝毫不觉得这话有什么不对劲的嘉德罗斯,吞了下口水开口,“你…刚说什么?”
“话都听不清了?”嘉德罗斯抬腿踩在椅面上站起身,左手伸出捏住面前人的下巴强迫他仰头,仗着此时高度的便利低头对着嘴唇啃了上去。说是啃真是一点儿不夸张,雷狮觉得自己已经开始尝到口腔里的血腥味儿了,这人吻技是真的不好,不仅不好,而且糟糕透了。雷狮这样想着,伸出舌头撬开对方的唇瓣顶开牙齿钻了进去,不想当即就被人的柔软缠上,嘉德罗斯弯了弯眸一个用力身体前倾压在人胸前,接着不遗余力地扑倒,懒得多去理会那些轰然炸起然后接连退出的侍者,摔不死的,这样一个想法停留在大脑里,然后耳中钻进“扑通”一声,下意识地伸手垫住了身下那人的后脑,侧开脸扬着眉毛解释道“不过是怕我娶回去的未来的圣空王妃被摔个脑痴。”

那个,自动脑补,后续应该是辆车,请不要大意地开启脑洞√

“那是嘉德罗斯大人表达好意的方式~”可他从来不对你表达。一身张扬红色的少年咧开嘴对着地上那两个傻小子高声地提醒着,有个声音充斥他的大脑“格瑞!”“去把格瑞给我找出来。”“格瑞在哪?”
然后雷德看见明晃晃的金色在他脸上亲了一下,笑着对他说“记住了,这是你家大人表达爱意的方式。”雷德吃吃地笑出声,抬眼看见他耀眼的王像甘愿堕落人间的太阳,同银发的少年缠打在一起笑得张扬。嘿!他们几乎要抱在一起了!雷德撇了眼身边的长发队友,那人恰巧也在看他,于是他说,“嘉德罗斯大人还是那么心急呢~”用他很不适应的吃醋一样的调子。